用户至上也有错?区块链治不了网易的心病



  • 导语:即便身为游戏业的二把手,网易也受到了来自腾讯和政策的双重挤压。网易作为中国元老级互联网公司的一员,却不像腾讯有微信、QQ,阿里巴巴有支付宝和淘宝,它缺少自己的核心流量池。这意味着其多元业务无法有机整合,只能各自为战。而这时,网易想起了区块链,期望弯道超车。当然,区块链并非网易的唯一选择,它正在多个领域积极,抑或疯狂地寻找着出路。

    《周书》有句名言“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时不我待”,便是网易如今的真实写照。

    过去十年,是中国互联网最为激进疯狂的阶段,网易却像个异类:他有钱,有人才,有流量,有技术,有品牌,但它却有股“大隐隐于市”的气质。

    网易的性格就像他的产品——“佛系”——用户心中最好用、骚扰最小的产品,总会由网易系的身影。即便网易只是代理的端游《魔兽世界》,2014年才从最初的30元4000分钟,调整为30元2700分钟,从每小时0.45元,涨价为每小时0.67元。

    截至当时,国服已经运营了十年。

    但保守的策略也为网易埋下了隐忧,寒冬以来,大规模裁员、国外事业部裁撤、游戏和电商疲软的锤子砸的网易晕头转向。该疯狂的时候没有疯狂,网易就这样老了。

    网易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开始了密集的转型尝试,而区块链就是其中的方向之一。

    “项目制公司”

    不需要把科技界的事想的太复杂。

    财经界——包括大企业自己——对大企业的期待是持续稳定可盈利。在这个前提下,才会谈赚得越多越好。尽管过去几年,这个标准一度被暴富欲望掩盖掉了。

    现代企业的营收类型基本分为两类——“好莱坞类型”和“硅谷类型”。

    绝大部分中小型企业和泛娱乐公司走的都是“好莱坞类型”路子——项目制,一个项目比一个项目大,以保证庞大的现金流为目的。影业拍完一部电影后在拍部电视剧;猎头公司服务完一个企业的人力需求再找下一个案子;营销公司做完一个综艺的推广,再找下一位金主……

    但互联网科技企业,尤其是大型企业,几无例外走的是“硅谷类型”的道路。以某种产品为核心,做增值和衍生服务,占市场、造生态,最终形成稳定盈利。而在尚未探索出盈利模式的空白期,活着主要靠风投。

    而“几无例外”中的那个意外,就是网易。

    网易有很多很棒的项目,虽然规模上比不过BAT,但足以令人心向往之。海购考拉、网易严选、众多游戏项目组、云音乐、有道、网易研究院……

    在各自领域中没有一个是老大的,却都是前走偏锋的一流打手。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们认为这没有问题。甚至,网易还向用户展现出了一种“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的士大夫风骨。

    然而,在移动互联网的血海中,厮杀出了微信、支付宝、美团这样的怪物。他们的出现改变了岁月静好的商业生态,在古典互联网时代就存在的网易,渐渐变得难以适应。

    拿网易最成功的游戏来说,去年的几款游戏水花都不大。这个问题分两个方面看,第一,由于网易游戏要赚钱,对上市集团和股东负责,且缺乏延长手游寿命的有效手段,所以玩家感受起来网易的游戏总是“又肝又氪”,甚至衍生了很多网络段子,比如:

    “腾讯:你充了钱你就是爸爸”

    “网易:你充了钱我还是你爸爸”

    另外一方面的影响因素就不在游戏本身了。腾讯有微信和腾讯视频的社交链和流量在手,这给它带来了极大的方便,比如举办电竞比赛,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国内电竞项目,都有腾讯的身影。《王者荣耀》和吃鸡的比赛虽然很花钱,但却是游戏延长生命的高性价比买卖了。

    有自己的流量池,意味着可以让游戏活久一点;有游戏业务,可以为流量池提供了更大的黏性。这叫“生态”,而网易的手游为什么短命,因为它们就是一个个的独立项目。

    缺少自己的流量池,在宏观上反映为网易所有项目都在各自为战,难以形成生态。同样是游戏和电商,但网易的项目如果不能形成生态化反,那么,就只有被前几名压着打的份。

    经济环境向好时,这个矛盾还能掩盖住;但一旦经济环境下行,这个核心差距造成的拖累将越来越大。

    这时候,网易想到了区块链。

    区块链探索不顺

    最近,有媒体爆出网易的区块链项目“网易星球”团队已经解散了。

    而一位网易的前员工告诉DappReview“网易星球好几个月之前就已经解散了,据说是股东不同意做这个项目,担心会违反国家法律”。

    今年2月9日,“网易星球”上线。据网易星球官网介绍,这是一款基于区块链生态价值共享平台。产品中的数字资产被称为“黑钻”,黑钻的总数恒定,每日发放数量恒定,每2年减一半,按自然年度计算。黑钻可以用来参加网易星球推出的拍卖活动,换取商品和服务。

    “互联网大公司”和“区块链”的光环,加上玩法简单,网易星球瞬间便引来大批“羊毛党”加入,据悉内测之初,其用户就达到百万级。

    然而好久不长,想薅羊毛的人最后发现自己被薅了羊毛——兑换商品的黑钻数量往往远远超过用户手里的黑钻数,最终导致这个产品被用户抛弃。

    此外,广为人知的还有易水寒的“伏羲通宝”,同样引来玩家骂声一片。并且很“不区块链”——伏羲通宝总量1.63亿枚,其中官方持有9000万枚,另外有7630万枚供玩家开采。

    真•庄家。

    其他的区块链产品如“易头条”(资讯产品)“网易圈圈”(IM即时通讯工具),如果不是非常关心区块链行业的人,可能都没听说过。

    关于产品的细节,DR小伙伴便不赘述了。除了增添落井下石的意味,没有任何意义。

    总的来说,这些产品短命的根本原因在于,网易企图可以给自己导流量的目标,和区块链在产品中“没有非用不可”的应用价值之间的矛盾。

    以上所有产品的消费场景均为网易自家的产品,导流量之心昭然若揭;但这些产品只有积分设计与区块链挂钩,区块链去中心化、公开、透明、可追溯的优点似乎并没有得到体现。

    或许,网易自己也没想明白该如何使用区块链。

    不管是否用区块链,建流量池都难

    我们为什么期待一个好的Dapp?

    因为区块链的新手教学太难做了,它对C端用户的不友好令人发指。

    我们需要一个有足够有吸引力的东西促使大家接触这个技术。至少,这是一个还算有逻辑的思路。

    主流Dapp行业的思路,是先让用户先接触区块链,期待产生些化合反应。它仍处在“实验阶段”,至于真实价值和使用方法,没人说得准。

    在这种情况下,网易用区块链直接去做C端市场,实在不明智。普通用户,根本没有非用区块链不可的理由。更多关于区块链不适合做市场的分析,请参考《区块链没有C端》。

    困兽状态下的网易,当然不会傻到只有区块链一个稻草。他的诉求是——希望造自己的核心流量池和生态。为此,什么招都在尝试。

    比如投资10亿做电竞,学习《王者荣耀》那套用经济延长游戏生命的招式;甚至转型,丁磊曾说过,在电商上,用4、5年时间再造一个网易。

    电子竞技的尴尬在于,网易的产品竞技性真的很弱鸡。虽然网易声称“没有人曾经规定电子竞技是什么样的”,但是仔细回想一下,我们即便是看女主播楚楚可怜地卖萌,是不是也需要一个她在游戏里被虐的场景?

    竞技性毫无疑问是电子竞技的基础。

    况且,电子竞技成功的前提是有一个爆款游戏,独立第三方不要想打这个主意了。出一个竞技类、爆款游戏在如今的生态下,即使是网易,也实在有点难。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电商这件事看看网易2018年Q4的数据吧——网易游戏毛利润110亿,电商业务亏了近3亿,好像很正常。但该季电商业务收入占营收的34%,对营收增长的贡献率达58%,这样的肱股之臣你告诉我不能赚钱?

    网易电商的真相很残酷:卖得越多亏得越多。

    京东为啥打造“开放平台”?不外乎自营就是不赚钱,成本太高。所以京东才用自营做口碑,用第三方赚差价。但到今天,第三方入住率超过了一半,京东还赔着钱呢。而以三石哥的脾气和格调,也不可能跟拼多多学赚钱的姿势……

    不夸张地说,网易有些病急乱投医了。区块链是它的可选项之一,其他几项也不是很靠谱。这家中国骨灰级互联网企业入局区块链,大家看看就好。

    那些“大企业入局区块链是行业利好”的声音,可以消停会了。
    原文出自:https://www.bishijie.com/shendu_25464


  • Reward

    好文,支持一下。。。


Log in to reply
 

Suggested To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