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E:一个被抢投的项目里究竟藏着多深的“背书”?



  • 引言:有人说,它将是公链元年,继EOS之后的下一任明星项目?

    有人看到,它被比特大陆、OK资本、节点资本、连接资本、创世资本抢着投!

    今天,我们需要耐心看看VITE究竟藏着哪些你我尚未看懂的实力?

    项目简介

    Vite是一个基于DAG技术、面向高频场景的新一代高性能的基础公链。其设计目标在于满足工业级应用在高吞吐、低延迟以及扩展性方面的需求。Vite的核心目标在于提供一个智能合约平台或去中心化应用平台,这点与以太坊、EOS等项目相似。而不同之处在于,Vite的创新与突破性,其重心在于提供高性能的平台,面向相对比较高频的场景。类似微支付、生活服务以及社交娱乐等高频场景。

    Vite的取胜法则

    Vite的取胜法则不在于技术的原创性,而在于对原有技术的突破与创新。“异步”设计可以说是该项目最主要的创新之处,同时也是独有的。

    第一:将智能合约的调用进行异步拆分。Nano(DAG三驾马车之一)项目提出,把一笔转账分为出账和入账两个动作。在Nano基础上,Vite把它进一步扩展到智能合约调用上,把一笔交易拆分为请求交易和响应交易两部分。请求交易表示出账操作或智能合约调用请求;响应交易表示入账操作或对智能合约调用的响应。这样设计的好处是每个交易只影响一个账户的状态,便于在DAG上实现智能合约。

    第二:写入和确认的异步设计。在Vite中,一个交易被写入账本和一个交易被确认是异步的,这是通过Vite原创的“快照链”技术以及基于快照链的HDPOS分层共识机制来实现的。传统的区块链(如比特币),交易写入账本的速度会受到打包速度的制约。而在Vite中,用户可以在TPS限额之内写入很多交易到账本,但交易是以匀速异步确认的,这样可以削平波峰波谷,最大化地利用系统的资源,提高整个系统的吞吐量。同时,两个账户之间的交易不会彼此堵塞,不会出现因为某一个账户发送了大量交易,使其他账户的交易长期得不到确认。

    第三:合约调用的异步设计。以太坊里的合约间调用是通过消息调用(message call)的方式来实现的,这组调用要么全部完成,要么全部失败,这是一个原子性的ACID语义,会成为性能瓶颈。Vite参考中心化互联网技术中比较成熟的方案,采用了事件驱动架构(EDA)设计,合约之间不共享任何状态,只通过彼此发送消息来进行通信。

    以上三个异步设计均能有效提高系统的性能。

    做公链,又做DAG赛道里的王者?

    公链项目的探索道路上,“性能与安全性之间的矛盾”成了困扰项目发展的核心问题!因而陆续出现了“优化共识机制”、“优化账本结构”、“链下二层协议”或者“分片”等性能优化方案。显然,Vite采用的是优化账本结构的方式,即采用DAG账本结构。

    众所周知,DAG账本的运用并不是Vite的创新,早在Byteball项目中,DAG账本就曾被引入,而后在IOTA与Nano在之后又进行了一些迭代。传统区块链的交易需要全局排序写入账本,DAG账本的优势是让交易“并行”或异步地写入账本,而Vite在技术上的突破就在于其引入了“快照链”结构,更大程度上弥补了DAG本身安全性不足的问题。

    区块链账本的安全性,在于这种结构在不断“纵向”生长,随着一个交易被其他交易引用的次不断增多,被篡改的可能性就会随之降低。因此,账本结构从外观上看起来越“瘦长”就越安全。而block-lattice结构相对“扁平”,其中有的账户可能长时间不发生交易,使得最后一笔交易被引用次数不够多,有被篡改的安全隐患。

    1093484_image3.jpg

    (来自Vite白皮书)

    为解决这一矛盾,Vite引入了快照链结构。快照链每一秒钟对整个账本的末尾拍一个“快照”,然后将其写入快照块,后一个快照块引用前一个块的hash,构成一个区块链结构。每一快照块存储的状态包括:账户的余额、合约状态的Merkle root,每个账户链中最后一个交易的hash。DAG账本可能发生分叉,但全局状态以被写入快照链的为准,写入快照意味着交易被确认。如果快照链本身发生分叉,节点会选择更长的快照链达成共识。

    1093487_image3.jpg

    (图:快照链)

    同时,快照链还提供了一个全局时钟,这样Vite便拥有了时间戳,每位用户在每个时间内发生的交易次数均可得以量化,从而实现TPS配额。共识上,Vite采用了DPoS机制,全局共识组由25个选举出来的BP(区块生产者)达成。由于共识源于DAG账本与快照链两个层级,因此Vite将自身共识机制称为HDPoS(Hierarchical Delegated Proof of Stake)。

    基于DAG结构之上衍生出来的账本结构各有不同,在IOTA和byteball的账本结构中,由交易之间相互链接组合成DAG 图。新单元可以选择链接到任意一个或多个旧单元,通过新交易验证并引用旧交易完成验证,即达成“DAG共识”。这表明,节点的账本之间存在一些临时性的冲突是被允许的,全网数据具有最终一致性,通过牺牲数据一致性有效避免堵塞,提高交易并发量。

    也正因如此,同样引用DAG账本的IOTA项目,其Tangle账本的特性是一个交易随机选择两个前驱交易,当遍历账本中的交易时有多条可能路径,经历不同的路径可能会进入不同的世界状态,进而无法确保一个合约状态的唯一性,导致在此结构之上引入智能合约非常困难。而Vite的账本结构则采用了类似Nano的block-lattice结构,每一个账户都有一条自己的链,记录转账的发送和接收(在智能合约情境下则是请求和响应)。由于每个交易只影响该账户自身的状态,而同一账户所有的交易是有序的,因此可以保证任何节点遍历账本后,都能进入相同的世界状态。

    Block-lattice结构中,一个transaction仅对一个账户状态产生影响,如果接受者不生成接收交易的状态,该转账资金将一直处于“处理中”。尽管每条链的最新状态都将全网同步,但也仅有账户链的所有者能够签名并广播区块至全网。该设计适用于转账情,但若在智能合约场景下,保障拥有私钥的节点一直在线非常困难。对此,Vite允许合约选择设置一组具有出块权限的节点,构成一个单独的共识组,遵循DPOS算法轮流出块。这个设计类似于集群的概念,不会由于单点故障使合约失去响应,从而提高了智能合约服务的可用性。

    从这些设计也可以看出,Vite团队对DAG技术和智能合约技术的有着较为深刻的理解。

    团队优势

    从被比特大陆、OK资本、节点资本、链接资本、创世资本等投资界大咖们竞相抢投到现在,Vite整个团队仍在兢兢业业的寻找技术上的突破与改进。Vite核心研发团队现有20名成员。创始人刘春明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中科院软件所;曾任京东高级架构师、美团点评技术总监,也是数字货币交易所币丰港的联合创始人。COO Richard Yan毕业于美国达特茅斯学院和纽约大学MBA,曾任职纽约高盛结构性资产交易策略副总裁、Two Sigma高频交易及商务创新拓展副总裁。

    1093520_image3.jpg
    1093521_image3.jpg

    价值潜力

    在资源分配上,Vite与曾经红极一时EOS有相似和创新之处:同样是依照账户持有的Token比例分配配额,创新点在于非持币者通过PoW也可以获取最低配额,每个账户的TPS不得超过配额。若业务面临峰值,用户还可通过支付Token或加大PoW难度临时获取更高配额。

    应用落地上,Vite将率选切入刚需场景,让这条公链先切实的运作起来,而后再逐渐探索更多新领域。如,围绕数字资产这一刚需场景,Vite将率先构建一个“价值闭环”。立足从数字资产的发行、存储、交易到跨链传输,这些关键节点均会覆盖。同时,Vite也会通过生态布局,将应用范围扩大到金融服务、数字资产管理以及线下支付等业务。如,只要打开Vite的App,用户可以购买虚拟货币理财产品或者享受虚拟资产抵押贷款服务。用户走进Vite合作商家购物,可以通过Vite App扫码支付,使用Vite上面的某种代币来付款,链上秒级到账,而且没有手续费。这就是Vite这条公链在现实中的基本应用场景。后续,再通过对高吞吐、低延迟的智能合约支持,扩展各种不同类型的dApp应用。

    Vite创始人刘春明坦言:“行业的发展如果靠投机来驱动,只能是短期繁荣,是不可持续的”。现阶段,Vite已经在二级市场流通,其代币价格也不是项目方所能左右的,但刘春明认为,推动代币长期保值与增值将是项目团队不可推卸的责任。

    采用了DAG的IOTA已经涨了万倍,Nano年初也曾有百倍增长,而且还是在不支持智能合约的情况下。相比之下,Vite的设计更成熟、目标更宏大、应用前景更广泛、团队也更专业。Vite当前市值被明显低估,不久之后能否逆流而上成为下一任明星项目?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第三方自媒体对VITE项目的客观评价
    转载自:币圈阿凡提公众号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