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区块101丨Vite CEO 刘春明:公链与DEX的新故事



  • 企业微信截图_15928089908073.png

    2020年6月19日,币安思思对话Vite CEO刘春明。刘春明认为在区块链行业中,人们高估了短期的价值,却低估长期的价值。他个人更偏好有基本面支撑的项目,并会判断这个项目是否有独特的创新。

    刘春明建立Vite的初心是区块链发展至今还没有大规模商业应用,他希望Vite能填补这个空白,使区块链能"用起来"。Vite的目标是降低公链使用成本,为高频小额场景提供一个高性能公链。

    关于DEX,刘春明认为DEX的发展方向可以从技术和治理两个维度来看。长远看DEX在未来会成为主流,但它的发展不会是一步到位的。交易所需要从中心化的技术和治理模式逐渐向去中心化的方向迭代演变

    关于区块链的未来,与价值相关的领域,例如支付的金融领域的应用会比实体行业更快落地。在更久远的未来,区块链可以成为人与机器,或者机器与机器之间的契约、法律以及价值交换的载体。

    嘉宾观点:

    “我个人的感觉现在应该是一个熊市向牛市过渡的阶段,最熊的时候过去了,但是真正的牛市还没有到。”

    “不要试图寻找捷径,所谓捷径背后往往是陷阱。无论是投资还是创业,都要坚持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

    “区块链+具体的场景如何产生落地应用,这是公链的新故事。”

    “如何平衡成本和安全性的矛盾,这是公链核心要解决的问题。”

    “从长远来看DEX未来会成为主流,它在这个过程中它是需要一点点迭代,而不是从一点直达另一点,直接变成一个完美去中心化交易所,会有很多中间过程。”

    “坚持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喜欢做容易的事是人性的弱点,迷恋捷径很容易掉到坑里。”

    “每个人都是大佬,不要轻信所谓大佬,尤其当大佬是你博弈对手的时候。要保持理性,保持独立思考,批判的去看问题。”


    以下为直播内容实录

    币安思思:大家可以跟我们刘总打个招呼,欢迎刘总来《区块101》。今天非常荣幸请到刘总,我们请刘总来给我们做个自我介绍。

    刘春明:大家好,很高兴参加《区块101》这个节目。我在2013到2014年进入币圈,2014年的时候开始创业做交易所。目前是在做Vite这个公链项目。

    币安思思:我们也很想知道刘总平时您是通过什么样的渠道了解区块链的信息的?

    刘春明:渠道跟大家差不多,主要是从网络上,包括专业媒体和自媒体。我的第一手资讯往往来自于朋友圈或者群组。如果是我想更深入了解项目的信息,我会看项目的白皮书甚至代码。

    币安思思:这个太高深了,我感觉很多人都没办法做到。我还想问一个大家关注的话题,您觉得现在是熊市呢还是牛市呢?如果是熊市,您觉得下一步牛市还有多远?

    刘春明: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并没有标准答案。我个人的感觉现在应该是一个从熊市向牛市过渡的阶段,最熊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但是真正的牛市还没有到。

    说一下判断的标准:牛市和熊市反映的是人们对价值判断当中的群体心理,大家对一个行业或者投资领域过度恐惧悲观的时候就是熊市;如果大家都感觉这个行业非常有发展前景,就会过度乐观,过于贪婪,透支未来,产生泡沫,这个时候就是牛市。现在的气氛大家都能感受到,既不是极端的熊市也不是牛市,应该是一个过渡期。

    币安思思:我听了这么多大佬预测,我感觉都很一致,大家都很看好今年下半年和明年。

    刘春明:对,今年下半年我还是持一个谨慎的观点,我个人更看好明年,会有一个更好的市场表现。

    币安思思:看刘总的介绍资料,您是毕业于中科大,好厉害。您能给大家分享一下当年你是怎么抱着什么样的心态考上中科大?您有什么样子的梦想和现在有差距吗?

    刘春明:我小时候有一个理想,想当一个科学家,通过技术的创新来改变这个世界,为所有人创造更好的生活。

    我以前上中学的时候,经常有人问,你学习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诀窍?我的回答非常让人失望,诀窍就是没有什么诀窍。我从来没有想过找一些捷径,比如看哪本参考书,能不能拿到考试题之类。我想说的是,我们在这个行业创业或投资也是一样,有一点很重要,就是不要试图寻找捷径——捷径背后往往是陷阱。我们想赚钱或者想做成一件事情,要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

    币安思思:这个圈子里边最不缺的就是想走捷径的人。因为最开始大家都说区块链CX,我最开始也是这样子认为的。像您这么高的学历,受过高等学府的教育,那您有没有受传统思想的影响呢?

    刘春明:我的心路历程跟你差不多,刚接触这个行业,也觉得这个东西该不是庞氏骗局吧?我花了很多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区块链这个东西有没有真实价值?有的话在哪里?为什么现在表现出来有很多是炒作或者泡沫,很多是投机甚至诈骗,为什么会这样?

    我最近看了一本书叫《伟大的博弈》,这本书讲早年华尔街的历史以及美国金融体系是怎么一步步建立起来的。现在在币圈发生的事情当初在华尔街都发生过,拉盘、砸盘、庞氏骗局,各种投机,攫取超额利益,历史总是惊人的重复。

    一个行业早期出现过度投机、野蛮生长,这是一个正常的现象,不代表行业的本质。现在的华尔街,现在的纳斯达克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它背后是有真实的价值、真实的技术、真实的商业模式和真实的用户来支撑的,不再是当年野蛮生长阶段的那种状态。区块链行业演进的历史,也一定会经历这个阶段,但一定会走出这个阶段。

    所以目前行业的一些问题,我倒并不觉得意外。我们应该把目光要放长远一些,来看区块链技术对社会到底有没有真实价值。我们不能高估短期的收益,也不能低估长期的收益。

    币安思思:那下面也有人问,老板除了比特币还看好什么?

    刘春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险偏好和投资逻辑,从区块链投资的角度来说,每个人要根据自己的情况来选择资产配置和仓位,以及自己的投资策略。

    比特币出现最早,经过实践检验,是最成熟、生态最健全的体系。相当于股票市场的大盘蓝筹股。这种资产的好处是风险比较低,相应的,收益也比较低。除了比特币,也有很多人看好风险更高,属于更早期探索阶段的一些项目。

    很多人喜欢投资声音比较响的,营销能力比较强的项目。我个人投资更关注基本面,会看团队有没有在做事情,做的这个事情是不是有独到之处,是不是创新的。

    币安思思:那我们BNB应该满足老板的要求。我看您的工作经历中,曾经担任京东的高级架构师,还有美团点评技术总监。那为什么会想到从互联网这些大厂转战到我们的币圈呢?

    刘春明:我在互联网工作有好多年头了,主要是做技术和管理,对这个行业积累了足够的认知。为什么从互联网行业出来,进入币圈做区块链创业?是因为从发展趋势来讲,传统行业属于昨天,互联网属于今天,区块链属于明天,属于未来。

    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已经进入高度成熟的阶段,商业竞争上是一片红海。我还是想为未来投资,去做一些面向未来,更有意思、更酷的事。

    币安思思:那您是通过什么样的渠道了解到区块链和比特币这个行业?

    刘春明:接触比特币是在2013年,我当时还在京东工作,搞双十一大促,我们都在公司值班,大家就在一起聊天,谈到最近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就谈到了比特币。我看了一下觉得还是蛮有意思的,那个时候两千多人民币的样子,就买了一些。

    币安思思:2013年就买了一些?

    刘春明:对,年底就涨到8千多,当时我还挺惊讶的,没想到这东西波动这么大。

    怎么进这个行业?在2013年底,我在中关村跟李笑来还有赵东聊了一次,聊到从京东出来做交易所,也讲了很多币圈的故事,我感觉打开一个新世界的大门。所以在2014年的时候我就从京东离职,后来我们拿了IDG的投资,2014年过完春节,开始创业做交易所,就正式进入这个行业了。

    币安思思:那你这个行业赚到的第一桶金给我们形容一下有多大?

    刘春明:那次炒比特币赚了一些钱,但是当时主要惊讶于它的涨幅。我觉得第一桶金不管是多少,它其实还是小钱。

    现在币圈有很多伪项目方融资发币,拿到钱就跑路了。我们不从道德层面来批判,而是从眼界的角度来说,他卷走的这些钱还是小钱,我们应该把目光放得更长远,关注怎么在未来赚大钱。

    币安思思:对,和未来相比。对于曾经的你或者现在的我们来说就算是一种启发,我们一般很多人都会看齐,这些大佬他们怎么样发家致富,大家对这个话题就尤为非常一致,特别关注。

    刘春明:我觉得不管投资还是创业,大家目标都是为了赚钱。不管大佬赚了多少钱,第一桶金有多大,这个对我来说不太重要,他有再多的比特币不会分给我。我更关注他是怎么赚到这个钱的,为什么他跟别人有不一样的眼光?他为什么看好比特币?他的思维方式和逻辑是什么?我觉得在方法论层面,大佬是如何赚到第一桶金,他去哪儿挖,怎么把桶提起来,怎么保证金子不漏出去,这些事情可能更重要。

    币安思思:对,大家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种代入感,大佬会这样子赚到第一桶金,我凭运气我也可以,大家有很多这种代入感。

    刘春明:有的时候大家看一些草根英雄,比如币圈宝二爷,特别喜欢关注他逆袭的故事。宝二爷以前在山西卖牛肉,后来在美国买大房子,赚了很多钱,感觉他能做到,我也能做到。我觉得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当你能够想清楚宝二爷为什么能赚到这个钱的时候,能学到他的方法论,那你就能做到;假如你仅仅是因为他自身起点比较低,就认为自己也能赚到这个钱,那可能就想多了。

    币安思思:你为什么创立Vite,创立Vite的初心是什么?

    刘春明:我觉得区块链发展到现在,在技术层面有很多进步,也有很多探索和尝试,但还是没有能够大规模商业应用,没有真正能落地,这中间肯定是欠缺了一些东西。我想把这个空白填补起来,做一个能真正用起来的区块链。

    币安思思:那你现在怎么看待目前的这个行情呢?比如说你们现在的工作对于这个行情,你们能获得一些什么样子的机会,比如说散户能获得什么样子的机会?

    刘春明:行情是有周期的,贪婪和恐惧是根植于人性内部的,它总会存在。

    从创业者角度来说,在熊市最重要的是要有耐心。我们(创业者)不是投机者,我们是要真正做事情的。越是这样的行情,越适合做事情。如果行情很好,行业很火爆,泡沫很多,竞争就会很激烈。就像现在的互联网行业一样,大家都知道电商很好,但有阿里在,你就进不去了。越是冬天越应该坚持下去,不要过于悲观,不要去看负能量。

    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也是一样的道理,投资能赚钱,是因为你战胜了人性中的贪婪与恐惧。所以投资者要坚持自己的判断,你长期看好一个项目或行业,就不要过多受短期的信息影响,不要被甩下车,不要轻易改变既有的结论。

    币安思思:那有人现在公链的故事已经讲完了,您怎么看待这句话呢?

    刘春明:我觉得公链的故事不但没有讲完,应该说这才刚刚开始,在我看来,精彩的东西都在后面。之前公链讲了很多故事,包括公链1.0、2.0、3.0,包括怎么解决安全性问题,怎么解决去中心化问题,怎么解决扩展性问题,怎么提高性能问题,这些话题更多还是在基础设施层面或者技术层面。围绕着基础设施怎么能够提供更高的效率,更低的成本,这是之前的故事。

    在基础设施上面如何能够产生商业模式,产生在现实生活中看得见摸得着的落地应用,这是未来公链更精彩的新故事。用一个词概括——“区块链+”。区块链+具体的场景,可以产生具体的应用,这是公链的新故事。

    币安思思:公链在未来还有什么新故事吗?

    刘春明:未来就看具体的落地场景,我们不仅仅应该关注基础设施本身的性能好不好,它的共识算法是什么,协议是什么,有没有用到分层分片这样的技术,这些都是技术层面的一些探讨。

    我们还应该看未来公链到底可以和哪些场景,或者其它技术相融合,为我们日常生活创造真实的价值。就是它能否解决痛点,把之前干不好的事或者不能干的事变成现实。

    比如区块链跟传统互联网结合,区块链跟5G、人工智能或自动驾驶相结合,都会产生一些想象空间和一些应用场景。我觉得这些可能就是未来的故事。

    币安思思:那您能点评一下市场上的公链,比如说EOS,包括我们币安链,还有你们Vite跟这些公链相比,有一些什么样不同的地方呢?

    刘春明:现在既有的公链项目,既有同质化的部分又有差异化的部分。有些共同的问题,是所有公链都需要解决的。比如去中心化的信任问题,网络使用成本问题。

    而每个公链的目标,它擅长的领域又是不尽相同的。为什么公链会有好多条?因为需求是多元化的。就拿支付场景来说,同样是付钱,在不同场景下对基础设施的要求不一样。比如说你买房,要付一大笔钱,这个时候追求的不是快,而是安全;而你在楼下自动售货机买瓶水,哪怕钱丢了关系也不大,这个时候效率就压倒了安全性。假如你用比特币链上交易来付钱买这瓶水,你会发现成本是很高的,效率是很低的。这个水3块钱,手续费花了10块钱,你要等一个确认,等10分钟,这个水才从自动售货机上面掉下来。显然比特币这条公链不擅长做这个。

    像币安链和我们Vite这个公链,更多的时候是解决一些相对比较高频小额的场景。类似DEX,挂单撤单都是链上交易,即使是人工操作也会很频繁,如果有trading bot在交易会更频繁。在以太坊链上做这种撮合的话,目前来说它是非常不擅长的。这也是币安链和Vite要提供一种高性能公链的原因。

    Vite公链主要围绕着怎么降低公链使用成本这个维度展开,我们想做一个完全免费的公链。不管是转账,还是链上交易,都没有手续费,这是我们Vite最大的特点。

    币安思思:那您觉得公链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刘春明

    公链是一个开放的系统,首先要解决安全性的问题。在开放的情况下,怎么防止恶意攻击得逞。为了提供这种安全性,就需要投入很多成本。比如比特币挖矿,要提供算力,要买矿机,要用很多电,这都是为安全支付的成本。

    如何平衡成本跟安全性之间的矛盾,这是公链核心要解决的问题。如果追求极致的安全性,每笔链上交易都要花很多钱,那么公链就没法用了。很多场景其实不需要那么安全;如果完全牺牲安全性,只要效率,一旦发生黑天鹅事件,链上分叉,或者币丢了,整个系统就崩溃了。所以我们要在安全收益跟成本之间追求一种均衡,这是公链最核心的问题。

    币安思思:那评价一下现在公链和联盟链不同和相同的地方?

    刘春明:区块链有一个核心概念——去中心化,这个词大家都听过。在我看来“去中心化“这个词分两个维度,一个是技术维度,一个是治理维度。

    从技术角度看,去中心化指的是分布式账本技术,在网络里面有很多计算机,它们之间如何达成共识。

    从治理角度来看,指在一个开放体系中,不是靠一个权威来做决策,而是靠很多参与者共同构成一个体系,在某种规则的约束下,共同决策,共同监督决策的执行。

    你会发现在区块链世界中,一些东西可以只用到去中心化的技术,而不用去中心化的治理。比如说私有链或联盟链,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来达到防篡改,可溯源的目的。同时可以不使用去中心化的激励模型和社区治理手段。

    反过来,有些项目只使用去中心化的治理,但不使用去中心化的技术。比如说中心化交易所发行的平台币,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在币安链没有开发之前,BNB代表的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治理,持有BNB的用户可以共同决定交易所上什么币,也可以分享交易所的收益,但是这个交易所仍然是由中心化技术打造的。还有一个例子是矿池,矿池里面有很多矿工,任何一个矿工挖到这个块,都会在矿池里面来分享挖矿奖励。它组织方式也是去中心化的,大家一起尝试,一个人挖到,所有人来分,但技术上没有使用去中心化的技术。

    币安思思:还有那个无币区块链是什么呢?对于我来说我也很好奇。

    刘春明:我们来想一想为什么区块链里边会有币这个东西?区块链里面的代币,主要是为去中心化治理准备的一种激励手段。比特币就是用来激励矿工的,使用者要用比特币作为转账的手续费。去中心化的治理体系需要激励,通常都是用代币模型来做激励。

    无币区块链虽然用到区块链技术,但是它不需要去中心化的治理体系。它靠的是一个公司或者是政府机构来背书,它防止作恶也是通过靠法律,靠准入机制来限制。

    币安思思:有人问刘总问题,能评价一下曾经的伙伴王东和路印这个项目吗?谢谢。

    刘春明:我当时出来做交易所就是跟王东一起创业,王东是CEO我是COO。我跟王东有一个共同价值观,我们都比较关注一个项目基本面,比较关注“做事情“这个维度,这是因为我们看到了币圈很多经验教训。

    另外,我跟王东都有一个“交易所梦“,因为交易所是目前区块链行业比较容易落地的一个场景。

    币安思思:正好也说到Vite,您能给大家介绍一下现在Vite的社区现状是怎么样的?还有未来的发展,有些什么目标和憧憬?

    刘春明:我们团队大部分在中国。我们有两个office,一个在北京,一个在硅谷,产品研发团队都在中国,但我们的社区和用户分布在海外比较多一些。

    我们的用户分布在190个国家。我们有一个手机钱包,钱包用户排名前几名是:美国、俄罗斯、越南、印尼、中国,我们的社区比较国际化。钱包目前日活大概每天有两万左右。

    目前Vite链上真实交易量也很大。为什么有真实交易量?主要是我们链不是一个空转的链,上面有一个比较高频的应用——DEX(ViteX)。目前DEX上面的交易量每天在100 BTC左右。作为一个DEX来说我还是比较满意的,而且这些量都不是刷的,都是真实的交易量。

    我们在支付领域也做了一些尝试,现在我们在新加坡做了一些落地商家。如果大家去新加坡的话,从机场打车就可以使用Vite来付打车费。新加坡有一个五星级酒店叫CÉ LA VI ,顶楼的SkyBar里面也可以用Vite来付餐费。后续我们还会持续做更多的商家落地,目前大概还有1500个商家在计划中。当然,这是一个比较长期的计划,这1500个商家到底什么时候能落地,还要看具体的排期。

    另外我们也在政府合作方向上做探索,目前我们在美国纽约州雪城市,跟当地市政府合作,做了一个“雪城币“项目,主要是解决当地住房贷款的问题。在国内做了“抗疫物资溯源“的应用。

    币安思思:最近DEX的话题很火,那刘总来评价一下,您怎么看?

    刘春明:DEX这个事情其实大家也探索了很长时间了,包括币安做币安链和币安DEX,我也很关注,做得也非常棒。我们也在这个领域深耕,持续做一些探索。

    从技术和治理两个维度,如何从中心化演进到去中心化,我们可以从这个视角来看交易所的发展。从长远来看,DEX未来肯定会成为主流,但这个过程中需要一点点迭代,不会从一点直达另一点,从中心化交易所,直接变成一个完美的去中心化交易所,需要很多中间过程。

    我们看很多DEX项目,它的发展方向都是在技术上怎么走向去中心化,以及从治理上怎么走向去中心化。

    交易所怎么在链上做结算,怎么在链上来做撮合,这是技术视角。

    从治理维度来看,也需要走很漫长的演进道路。虽然把交易所做到链上了,收益怎么分,挖矿规则或销毁规则怎么修改,也需要从中心化向去中心化逐渐过渡。

    如果只用到链上撮合、链上结算的技术,但是上币的决定权,收益分配,都是我说了算,这也不能叫完全意义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治理方式从中心化向去中心化过渡,需要有冷启动的过程。包括币安CZ提出的设想,跟我想法也非常契合,都是先从中心化方式开始冷启动,然后逐渐向社区治理这个方向过渡。

    所以我们未来看DEX,要看是不是使用了链上的撮合技术,另外,从治理维度看,上什么币,平台币怎么分,谁来运营,谁来分这个收益,是不是完全是由社区决定,而不是由某个公司或个人决定。这也是DEX未来的新故事。

    币安思思:目前来看区块链并没有一个很好的跟实体经济相结合的场景,那么未来区块链跟实体经济,您觉得最有可能擦出火花的地方在哪儿呢?

    刘春明:区块链代表未来,其实区块链不是属于现阶段的一个技术。区块链现在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用,但要是把目光放得长远一点,就会发现,在未来很多事情只有区块链能完美解决。

    最近期落地的场景是跟价值有关的,价值如何存储、如何流通、如何交易。所以支付、DEX、DeFi这样一些场景会先落地。

    我有一个比较长期的设想或愿景,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未来我们的世界会发生改变,包括日常生活和社会组织形式,都会发生改变。 比如说以后自动驾驶技术成熟了,路上的出租车都没有司机,都是无人驾驶汽车。在新的时代,这个社会是人跟机器共同构成的,人工智能会成为社会的一部分。原来人与人之间的体系,在机器进入社会组织以后可能就行不通了。

    原来,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靠法律约束,法律靠国家强制力来保证。为什么我不敢去抢银行,不敢杀人?因为怕失去自由、怕失去生命。假如社会中一些成员,不再是人而是机器,你会发现法律体系不再有效了,机器不怕坐牢,也不怕死,它可以不遵守法律。这个时候,机器和机器之间的契约和法律,人与机器之间的价值传输媒介,就要靠区块链来实现。

    很多人打车,无人驾驶选择拉谁?有没有绕路?两个无人驾驶汽车发生交通事故,责任怎么判?这个时候除了区块链,其它手段很难高效解决。随着科技发展,机器越来越多,区块链的重要性也就体现得越多。

    币安思思:这也算是头脑风暴了。那老板您自己创业过,也在区块链行业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有没有能提醒大家的,包括创业、个人投资等等。

    刘春明:我的观点还是一开始说的,不要试图寻找捷径,坚持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做容易的事,这是人的一种弱点,会很容易掉到坑里。总想着能不能得到内部消息,哪个大佬要拉盘,或者哪个项目要上币安……这种捷径真的存在吗?如果存在的话,你会是那个唯一知道的幸运者吗?很多时候,你越是想得到这些东西,越可能被别人利用。大家不要去关注一些看起来很诱人的信息,越是看起来很美的东西,往往越是陷阱。

    有的时候,人应该傻一点,Stay foolish。做事就老老实实做,投资也是,看好的项目就不要突然改变自己的判断。

    币安思思:古人说傻人有傻福,就这么来的。

    刘春明:对,我比较认同这个观点。在国内有这样的一个观点,觉得中国人聪明,老外都比较傻。

    改革开放早期,在东北开了很多对俄外贸口岸。当时很多中国人跟俄国人做生意,不叫外贸生意,叫“糊弄老毛子“。还有巴菲特,他的理念在币圈经常被耻笑,说价值投资是愚蠢的。

    但实际上,即使你很聪明,也不会每次都幸运。可能瞎猫撞到死耗子,通过一些偶然因素赚到了钱。如果你强化了这种观念,认为捷径总是能走得通,从长远来看,早晚有一天会把赚的钱亏回去。这也是为什么老外看起来会“傻“一点,因为他反射弧度更长,看的周期也更长。

    币安思思:凭运气赚的钱,靠实力亏完。

    刘春明:是的。

    币安思思:说到炒币,想要走捷径,币圈从来不缺乏一夜暴富的传说,但是也不缺乏一夜之间自己把自己的资产全亏完的,凭运气赚的,凭实力全亏了,这种在币圈特别特别多,有些人有这样的心态和心理,这一次赌赢赌对了,我就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是上天宠爱的幸运儿。

    刘春明:这里有“幸存者偏差“,你听到的故事都是活下来的人讲的。那些亏钱的故事你听不到,这样你接收到信息会有偏差。

    币安思思:刚刚有粉丝说,刘总刚说看的书,推荐那两本书到底叫啥?

    刘春明:我刚刚提到的一本书是《伟大的博弈》,就是讲华尔街的历史,大家可以当故事看看。

    币安思思:可以买过来看看研究研究。还有呢?

    刘春明:我刚才好像只说了这个。我最近还在看另一本书,《经济学的思维方式》,算是通俗读物,经济学入门,人人都能看得懂的经济学常识。

    币安思思:其实来我们直播间的散户朋友特别特别多,那你对于他们今年的投资有一些什么样子的忠告也好或者建议也好?

    刘春明:首先,区块链投资,包括比特币,都是风险非常高的投资。所有投资风险跟收益都是正相关的,不存在一个低风险又超级赚钱的东西。所以做区块链的投资要用闲钱炒币,不能透支信用卡、借钱,或者把房卖了,把大量的资产配置在里边,要注意风险。

    另外,应该有自己的判断。投资或投机,都是一种博弈。比如我让你买币,你觉得我是大佬,就听我的去买。而我其实是你的的博弈对手,我有我的目的。你不加思索,就接受我的建议,这是很不好的投资习惯。在投资当中,要保持理性、保持独立思考和判断,不要轻信任何人,不管是大佬,行业大咖,还是KOL。你可以把这些信息作为参考,但千万不能盲目接受结论。应该坚持自己的判断,基于自己的判断去执行。假如今天你觉得比特币看涨,买了,明天又觉得要归零,都卖了,后天又听另外一个人说,一激动高位又接回来,两边挨嘴巴,不停摇摆,这就是一个亏钱的投资习惯。

    币安思思:我个人也很好奇,我也很八卦一下,刘总今年投资是怎么分配资产,会留多少现金在比特币上面投资,今年囤币的人非常非常多,也有很多人建议现在这个时间是囤币最好的时候,刘总你怎么看,怎么分配自己资产呢?

    刘春明:我也经历过牛熊周期,在这个圈子里多年,但仍然会有恐惧跟贪婪。

    熊市里,不管是从业者还是媒体,整个环境给你一种气氛,让你觉得这个行业要死了,做什么都没有用;在牛市里,每个人都说比特币还会涨10倍。你的心理会不由自主会受这些气氛左右。所以,自己要有一个基本方向的判断,不要听这些声音。

    我个人判断目前熊市差不多已经结束,是一个过渡期。所以我的策略是肯定是囤币。不管是比特币还是其它的小币种,自己看好的一些标的尽量囤。

    现在应该是“买币“的周期。如果周围的人都知道比特币了,你的老爸老妈,姑姑舅舅都来问怎么买比特币,这个时候就该卖出了,这个时候就是牛市见顶了。

    币安思思:大家都觉得刘总太实在了。

    刘春明:还是那个观点,我可以分享个人投资的一些策略,但你不应该听我的来炒币。你亏钱了我可不管,赚钱了也不用分我。

    币安思思:可以。大家挺想知道刘总你是怎么样投资的?你的投资心理是怎么样子。很多人都对大佬这样特别好奇,还有大佬的起家发家史都很好奇,我今天很满足你们,我都替你们问了。

    刘春明:最后送给大家一句话:每个人都是大佬,不要轻信大佬,尤其是当大佬是你的交易对手的时候。保持足够的理性,千万不要盲目听从。

    币安思思:要有独立的判断。我刚刚也有看到,有人问美股,刘总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对美股后面怎么发展怎么看待?

    刘春明:我们的COO在华尔街工作十年,我们也经常聊这个事情,观点主要有两个。

    第一,现在全球Y情大爆发,会使宏观经济遭受重创,尤其是会不会引发大萧条。实体经济需求不足,金融市场流动性危机问题。这肯定会拖累美股的表现,之前美股多次熔断,这种事件以前都没有发生过,所以这是一种观点——看空。

    另外一种观点,Y情的冲击是黑天鹅事件,黑天鹅事件不像灰犀牛事件。真正的危机是你往往会忽略的那种,温水煮青蛙,你每天都看到它,就不觉得它有什么危险,这种才是最可怕的。而现在大家都很恐慌,觉得这个经济是不是挂了,彻底凉了,这个时候反而没那么可怕,该破的泡沫都提前破了,冲击之后可能会有报复性反弹。各国政府、央行为了应对经济衰退压力,在货币政策上采取各种宽松政策,增发更多流动性,印更多的钱,资产价格就会被推高。

    综合起来,短期看空,长期看多,这是我的观点。

    币安思思:因为美股和比特币走势很相似,所以很多人特别关注美股走势,所以就有问到你对未来美股怎么看?

    刘春明:比特币跟美股、黄金不一定是完全对冲的资产。比特币这种新兴资产,不仅仅是散户在炒,它已经成为机构或者大户资产配置的一部分。当这些机构有流动性问题的时候,不管资产是不是优秀,它都必须卖出还债。不管美股、黄金、比特币、还是原油,它都会抛。所以你会发现在市场表现很差的时候,美股也在跌,比特币也在跌,看起来很相关。

    我们做过调查,发现一些国家,尤其是金融体系不太稳定的国家,比如乌克兰、委内瑞拉、哥伦比亚,这些国家人们不太信任本国的法币,就会想尽办法配置一些比特币资产。在这样一些场景中,比特币会有真实需求,比法币更有吸引力。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比特币和宏观经济同步的一面,另外,我们也能看到比特币超越传统资产的独特吸引力所在。

    币安思思:刚也有人说比特币是投机资产,其实比特币不管是投机资产也好或者说投资理财的产品也好,我觉得这个得看时候放在哪儿。放在以前,比特币我觉得可以算作投机的资产。大佬怎么看?

    刘春明:对。投资跟投机属性都有,你很难把投机和投资分开。投机就是零合博弈,我赚的钱就是你亏的;投资是长期看这个东西变得更有价值,所有人都能赚钱。

    这主要靠个人判断,如果你觉得比特币可能没有什么用的,这个时候你炒比特币就是投机的心态;如果你认为比特币以后很有用,那么现在可以不关注短期价格波动,你可以拿好几年,好几十年,甚至用来养老。

    币安思思:刘总,每个月定投比特币吗?

    刘春明:定投有两个好处,一个分散币价波动的风险,另外对流动性的压力不是那么大。我个人不怎么定投,而且我是一个不频繁交易者,交易频率以月为维度,我也没有时间看盘,没办法做短线操作。

    币安思思:您曾经玩过合约加杠杆吗?

    刘春明:我在做DEX,这些东西肯定要充分了解。包括杠杆、合约、衍生品、套利、写代码跑策略交易,这些都做过,但我个人不靠这个投资。

    币安思思:好了,我也替大家问了很多大家心里想要知道的,我最懂你们了。今天非常谢谢刘总,非常感谢来区块101,我们期待下一次的合作,下一次一起直播连线。

    刘春明:谢谢大家,谢谢思思。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