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证大局观-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


  • Reward

    仔细想想,我们为什么对中心化的结构这么反感?

    无非是中心节点对权力的垄断。

    所以,对于某个组织的本质是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就一定不要被表面结构所迷惑,而要深入到它的作用标的——权力来进行分析。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用集权和分权这一对词代替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更好。集权的便是中心化,分权的便是去中心化。

    我们来看一个例子。

    在法国大革命期间,曾出现过一个短暂的政权:巴黎公社。这个组织的特点,是绝对的民主。大小事务都交由全体成员进行表决,然后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执行。乍一看,这是一个绝对分权的组织,因为所有权力都以投票的方式分到了每一个人。

    但是,如果想深一点,那就细思极恐。

    假如这个组织有100个人。某一天,其中的80个人与另外20个人就某些事发生了分歧,分歧越来越大,最终不可调和。

    然后,这80个人发起一场投票,投票事宜是对另外20人判处死刑。投票结果一出来,肯定是80:20。最后,这个组织以合法的方式,杀害了20个无辜。

    别以为这种事情是天方夜谭,在后来的社会主义国家里,这种事发生过多次。另外,几千年前,就有苏格拉底被雅典公民大会处以死刑的案例。

    这时候,还能说这个组织是分权的吗?这哪是什么绝对的民主啊,这是绝对的集权!

    那么,问题出在哪呢?

    错在笼统的把所有权力平均地分到每个人身上。这“所有的权力”包括每个人的生杀大权。
    从权力的角度看,如果把人的生杀大权简单地交到某一处,掌管这一处的不管是某个中心化的人(比如帝王),还是某个看上去很民主的机构(比如公民大会之类),那么这个组织都是集权的。

    跟人的生杀大权一样,还有很多权力是不能笼统地交出去的,而要进行分割,然后再交出去。这里的笼统就意味着集权,分割就意味着分权。如果光看组织的表面结构,有时候很难看出来。

    以定人生死和自由的司法权为例。如果是集权制,那么,判人有罪、定人死刑,只需某个人或某个机构说了就算。但如果是分权制,那就把这个权力分割成调查权、辩护权、审理权、判定权等。这样,每一个环节的权力都有不同的人负责,经过多个环节的相互博弈和确认后,才能予以判决。

    我们经常听到一个词:程序正义。这个词代表了分权思想的精华。分权,就是以程序的方式对权力进行分割。程序,即以固定顺序走流程。权力按程序执行,方为正义。

    程序的各个流程背后是不同的权力,流程的执行者各自拥有这些权力。流程执行者要确保执行时的正义,不越权、不滥权,否则其执行结果,会被后续流程予以否定。

    一个最常见的例子,便是“三权分立”。政府的权力被分割成三块:司法权、立法权、行政权。这三种权力分属不同部门,相互制约。同时,这些大的权力,还会再次分割,就像上面说的对司法权的分割。

    所以,真正的分权,并不是将权力笼统分到每个人头上。而是先对权力本身进行技术切割,再分配给不同的职能组织或个人。

    看分层、看权力的分割,这是看组织是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是集权还是分权的两个法宝。明天,我们就用这两个法宝来照照区块链和通证经济体。仔细想想,我们为什么对中心化的结构这么反感?

    无非是中心节点对权力的垄断。

    所以,对于某个组织的本质是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就一定不要被表面结构所迷惑,而要深入到它的作用标的——权力来进行分析。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用集权和分权这一对词代替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更好。集权的便是中心化,分权的便是去中心化。

    我们来看一个例子。

    在法国大革命期间,曾出现过一个短暂的政权:巴黎公社。这个组织的特点,是绝对的民主。大小事务都交由全体成员进行表决,然后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执行。乍一看,这是一个绝对分权的组织,因为所有权力都以投票的方式分到了每一个人。

    但是,如果想深一点,那就细思极恐。

    假如这个组织有100个人。某一天,其中的80个人与另外20个人就某些事发生了分歧,分歧越来越大,最终不可调和。

    然后,这80个人发起一场投票,投票事宜是对另外20人判处死刑。投票结果一出来,肯定是80:20。最后,这个组织以合法的方式,杀害了20个无辜。

    别以为这种事情是天方夜谭,在后来的社会主义国家里,这种事发生过多次。另外,几千年前,就有苏格拉底被雅典公民大会处以死刑的案例。

    这时候,还能说这个组织是分权的吗?这哪是什么绝对的民主啊,这是绝对的集权!

    那么,问题出在哪呢?

    错在笼统的把所有权力平均地分到每个人身上。这“所有的权力”包括每个人的生杀大权。
    从权力的角度看,如果把人的生杀大权简单地交到某一处,掌管这一处的不管是某个中心化的人(比如帝王),还是某个看上去很民主的机构(比如公民大会之类),那么这个组织都是集权的。

    跟人的生杀大权一样,还有很多权力是不能笼统地交出去的,而要进行分割,然后再交出去。这里的笼统就意味着集权,分割就意味着分权。如果光看组织的表面结构,有时候很难看出来。

    以定人生死和自由的司法权为例。如果是集权制,那么,判人有罪、定人死刑,只需某个人或某个机构说了就算。但如果是分权制,那就把这个权力分割成调查权、辩护权、审理权、判定权等。这样,每一个环节的权力都有不同的人负责,经过多个环节的相互博弈和确认后,才能予以判决。

    我们经常听到一个词:程序正义。这个词代表了分权思想的精华。分权,就是以程序的方式对权力进行分割。程序,即以固定顺序走流程。权力按程序执行,方为正义。

    程序的各个流程背后是不同的权力,流程的执行者各自拥有这些权力。流程执行者要确保执行时的正义,不越权、不滥权,否则其执行结果,会被后续流程予以否定。

    一个最常见的例子,便是“三权分立”。政府的权力被分割成三块:司法权、立法权、行政权。这三种权力分属不同部门,相互制约。同时,这些大的权力,还会再次分割,就像上面说的对司法权的分割。

    所以,真正的分权,并不是将权力笼统分到每个人头上。而是先对权力本身进行技术切割,再分配给不同的职能组织或个人。

    看分层、看权力的分割,这是看组织是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是集权还是分权的两个法宝。明天,我们就用这两个法宝来照照区块链和通证经济体。


Log in to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