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之声评论员陈柏珲:区块链将无处不在



  • 央广网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爱评论:新时代百人对话录》推出:经济之声首席评论员陈爱海对话亚洲区块链产业研究院院长陈柏珲。

    陈柏珲,亚洲区块链产业研究院院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产业改革与企业发展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领导人才专委会常务理事,对全球区块链产业格局发展以及政策趋势有深刻研究。

    1122.jpg

    经济之声首席评论员陈爱海对话亚洲区块链产业研究院院长陈柏珲(右)

    区块链如何影响现实生活?

    陈爱海:区块链是新时代的新生事物。对于区块链这三个字,大家基本上耳熟能详,但是又未必都真的了解什么是区块链。您可不可以用普通人大致能听得懂的语言跟我们讲讲,究竟什么是区块链?

    陈柏珲:从定义上来讲,区块链就是一种分布式的存储方法。如果再通俗一点,就叫分布式的记账。什么叫分布式的记账?简单来讲,我找你借了十块钱,我跟你打一个借条,以后你拿着这个借条找我要钱,我不可以赖账。但是如果这个借条丢了,你找我要钱的时候我就不承认这回事了,怎么办?所谓区块链分布式的记账,就是我借你十块钱,我给你打个借条,同时我还给张三、李四,我还给他们每一个人都写“我借了陈主任十块钱”,这样一来,即使你的借条没了,但是他们也可以帮你作证,这就是区块链分布式的记账。

    区块链的概念如此简单,但是背后所运用的是非常复杂的技术,比如存储、点对点传输以及加密算法和可溯源性等技术是非常复杂、非常深层次的。为了解决共识机制、解决加密传输、解决分布式的存储,提供这些技术的就叫底层技术。

    陈爱海:底层技术就是很基础的东西?

    陈柏珲:很基础的,说起来很简单,分布式的存储就是我借了你十块钱,你把它记下来,李四也记下来,王五也记下来......实际上当每一个人都要记下来的时候,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如果所有人都参与我俩之间的记账,是一个特别庞大的工程,这个底层技术解决分布式的存储非常重要。

    陈爱海:这里面还涉及到去中心化、可追溯等,去中心化是什么意思?

    陈柏珲:比如您是中国银行的卡,我是中国银行的卡,我现在要转钱给你,看起来是直接从我的卡里到你的卡里去,但事实上来讲,它先要从一个支行到一个分行,然后再到总行,再从总行到分行再到支行。你看我们这只是中国银行,假如您是工商银行的,我是中国银行的,就复杂了,它不仅要到总行去,还要到央行去。如果是跨国的就更复杂了,又会到跨国结算中心去,不仅在跨国结算中心,还要从人民币换成美元。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每一步都有一个中心,所谓的去中心化就是去掉所有的中间环节,我要把钱汇给您,直接从我这里就到你那里去了,这叫去中心化。

    这只是在金融方面,从管理方面来讲,现在所有的管理都是自上而下的,下面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要按照制度一级一级的上报,等到上报到上面去了,上面再拿出一个解决的方案或政策出来,再一步一步地传递下来。最终,问题的报告者、执行者、决策者中间是隔着的。所谓的去中心化是当A和B之间出现问题的时候,A和B之间直接解决,不需要第三方,就是去掉中心化。

    陈爱海:听起来,去中心化可以提高效率。除了提高效率,还有更多的意义吗?

    陈柏珲:有的,比如当发生一个灾难或者出现危险的事情时,所有控制摄像头的人有一个中心枢纽,这叫中心化;当去中心化的时候,一旦出现紧急的事情,就不需要中央枢纽了,直接利用区块链的共识机制,各个摄像头和人员之间的配合直接达成一致。

    陈爱海:区块链里的可追溯用到现实生活中,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陈柏珲:区块链有一个特性是点对点的传输,非常容易溯源,可以知道上一层在哪里。比如制造业,从原材料的采购到生产、仓储、流通到消费者整个环节引入区块链技术之后,可以追溯到每一个环节。

    陈爱海:但现在产品的质量早就有了可追溯系统,并没有采用区块链技术,不是也能做到吗?

    陈柏珲:现在的可追溯采用的是互联网技术,区块链技术和互联网技术是不同的。现在的技术是靠人工来记录和输入,会出现人为篡改的问题。运用区块链的技术后,原材料的采购、生产、仓储、营销每一步都有可溯源性。区块链有一个非常大的特性,叫不可篡改性。一旦它的数据进入区块链,就不可以改。当原材料的采购、生产、仓储、流通,每一步都不可篡改的时候,就是可溯源性在人们日常生活当中的应用。

    陈爱海:也就是说,在非区块链状态下的可追溯和在区块链状态下的可追溯,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

    对加密货币不可趋之若鹜

    陈爱海:实际上,区块链的出现是源于比特币,比特币比区块链让人们知道得早,所以现在一说区块链,很多人就把它等同于比特币,包括其他一些加密货币。有些人对这些加密货币趋之若鹜,有些人嗤之以鼻。从目前来看,对于加密货币,社会上存在哪一些认识的误区?

    陈柏珲:首先我们要正确地认识到,不管是加密货币,还是数字货币,它只是货币的一种外在表现形式。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互联网技术这么发达,可以用代码作为货币的一种表现形式。其次,很多人对数字货币有一种信仰,因为他们觉得数字货币去中心化了。数字货币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特别是它的开放性、去中心化。所谓的开放性就是人人都可以提出倡议,只要有人认可、达到共识机制就行。但我认为这样的数字货币、加密货币和现有的整个社会结构以及国家治理是冲突的,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允许你绕开它去发行货币。一个正常的社会和正常的国家治理,不允许存在数字货币的乱象。

    把区块链技术用在该用的地方去

    陈爱海:不可否认,现在区块链或者数字货币广受关注。这里面有一些乱象,比如有一些人通过发币圈钱上演诈骗的套路,导致被他们忽悠进去的人陷在里面,损失惨重。

    陈柏珲:首先,区块链是一门技术而不是一个金融工具,当我们在投资的时候,首先要问问自己,我了解这门技术吗?我对这门技术了解多少?如果我对这个技术一无所知,盲目地就冲进去投资,把它作为一种赚快钱的工具,这是对自己投资的不负责。其次,在投资的时候,你看好它吗?区块链最终是要落地应用的,它可能短期之内会有波动,但长远来讲,因为它有落地应用,可能会给你带来回报。

    陈爱海:对于监管者这块,您有什么建议?

    陈柏珲:对于监管者来讲,我认为“一刀切”地完全把它停止,有失简单粗暴,但是如果放任它野蛮生长,则失去了监管的责任。所以作为监管者首先要自己去了解一下这门技术,然后再划定一个条条框框,让它自己去发展,一旦发现问题,及时地纠正。其次,进行政策的引导。ICO的出现是因为区块链技术出现时,很多做区块链底层技术应用的人需要资金。ICO的本质是为了鼓励做底层应用研发、推广和营运的人,因为他们没有别的渠道去融资。现在ICO变了味道,不是奖励为这个落地应用付出努力的研发者、营运者、推广者,大家觉得它变成一个圈钱的工具了。希望有了政策的引导,它会变成一个有序的生态,进行有序地发展。这样一来,大家就会抛弃圈钱的项目了。

    陈爱海:从目前和未来若干年来看,区块链技术如何更好地服务于产业经济或者实体经济,解决经济上的痛点?

    陈柏珲:我一直认为区块链不仅是一门技术,它对人们造成的冲击其实是一个思维方式的冲击。可能三年后,我们就会感受到区块链技术在生活中的应用;五到十年后,区块链的技术一定会在人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

    来源:央广网
    原文出自:https://www.bishijie.com/shendu_23278


  • Reward

    区块链开始被普及了。。


Log in to reply
 

Suggested Topics